万博体育登录

良禽择木而栖低谷中的云雀会踏春兰之枝吗?

  为了证实此消息确定性,记者打电话到春兰自动车公司总经理张建平的处,秘书称张出差,不在泰州,问及张总出差何地,何时能回来,秘书回答很是含混,并让记者致电新闻中心。

  无奈之下,记者拨通了春兰集团分管媒体宣传高级副总裁孙庆的手机,孙以正陪客户参观厂区为由要求随后打来。次日,记者再次致电孙庆问及贵州云雀与春兰集团合作的可能性,孙先是一口否认没有这回事,既而在记者再次追问是否确定没有此事及将来也没有合作可能性时,孙犹豫了一下,称自己不知道此事。接着记者将电话打到贵州安顺市要求与云雀总经理聊聊轿车的事,厂办的一位女士称日方总经理赴日本参加东京车展,中方副总不在办公室,出差,而后在记者缠问中,那位女士又说中方副总并不在外地,对于与春兰合作的事不清楚。可以看出,双方对此事还没有较为明朗的结果前都避而不谈,讳莫如深。但记者不禁猜想,孙庆接待参观的客户会不会就是出差的云雀中方副总呢?而据春兰的一位员工透露,与云雀合作确有此事。

  说春兰是高枝并不为过。春兰从做家电起家,春兰空调最火市时年产销达150万台,在空调热销之际,春兰出人意料的转入摩托车行业,春兰虎、春兰豹响誉全国,2000年春兰摩托车销量达到10多万量,销售额和利润每年都以20%的速度增长,同样在春兰摩托车赚的盆满钵满,非常成功的时候,春兰集团CEO陶建杏又在众人的错愕中以2.7亿人民币的先期投资收购了南京东风汽车厂,组建成南京春兰有限公司,生产处于国内空挡的中、重型豪华卡车,不能不承认春兰的眼光独到,从2月面世到8月底,春兰卡车已销售了1000台,还在以每个月30%的速度在增长,张建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近期内春兰卡车的销售目标是是10000台,未来5年将达到5万量的销量,10万量的生产规模,占据中、重卡车市场30%的份额。初次涉足卡车领域便获利不小,春兰的CEO陶建杏对此轻描淡写的说:“收购南京东风汽车只是我的一个小小尝试,我要突破的一个重点是汽车,而且是轿车”。春兰自动车公司总经理也表示,进军汽车产业和豪华卡车的面市,对于春兰而言都是一种实验。张建平甚至毫不回避的对外宣布说,春兰已经投入到微型轿车的研制中,只要机会合适,就会推出。

  2000年,春兰总资产超过140亿元,净资产高达80亿。春兰集团高级副总裁曾公开对外宣布,2000年春兰已在银行存有18亿人民币的风险保证金,不知这样一个渴望进军轿车,尤其是微型车,有着多元化产品结构资产过百亿的大集团对处于低谷的云雀汽车有没有吸引力,算不算高枝。而云雀这种微型车是否又符合春兰的胃口?

  而对于贵州云雀,曾经有一段时间传闻,上汽正与云雀接触,云雀有可能投向上汽的怀抱。证据之一是某报披露,今年2月,上海汽车集团主管资产重组的蒋副总裁,带着上海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傅利国来到了贵州云雀,随后,傅利国就任贵州云雀销售部部长,帮助云雀全权打理销售工作。在记者致电贵州云雀时,厂办的女士说傅利国仍在云雀厂。该媒体事后曾分析说,如果今年7月上海汽车工业集团不能收下云雀,那么等待这家企业的命运将注定是破产。然而从传闻开始的4月间到现在11月,已经过了半年多,未见有丝毫上汽与云雀的消息见诸报端。那么现在看来,云雀果真没有着落等待破产还是已经有了除上汽之外新的伙伴?

  贵航云雀是由原航空航天工业部(现为航空航天工业总公司)的一家军工老厂转为民用企业的轿车项目,是当初中国轿车定点生产企业――“三大三小两微”之一的微型车生产基地,如此看来,作为曾经的老军工,老国企(98年3月与日本富士重工成立合资公司)和国家批准的八大轿车生产基地,国家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贵州云雀倒下,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撮合下,与有实力和有志于,少经验、少技术企业合作不是没有可能。

  某媒体曾报道说:“贵州云雀开工10年累计销量仅为1.2万辆,不到1000人的企业有半数以上的员工处于歇岗或半下岗状态。整整2000年度,云雀车的销量只有1470辆,销售网点进一步萎缩。据云雀销售公司财务部门透露:目前每卖出一辆云雀车,公司就要倒贴1万多块钱。今年初,富士重工派驻云雀的销售部长小川洁离任。从1992年到1998年,没有合资前的云雀公司净亏损在7亿元人民币以上。”

  对于这样一个人称净亏损在7亿元人民币以上的汽车公司,上汽会要吗?上汽只会要像奇瑞一样干干净净的优质的有再生增殖能力的资产,那么除了上汽,环顾国内其他的汽车企业,神龙、一汽、东风……,可能吗?那么什么样的企业会与云雀合作?现在看看与云雀合作的企业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第一要要有钱,合作后能够承担云雀的债务和安排云雀员工;第二要有志于做汽车,但又缺乏做汽车的经验和技术;第三要和云雀现有的产品结构相契合,因为云雀无法提供除微型车之外其他产品。用资金去换得需要技术与产品,同时付出一定的代价,现在看来,似乎是个还算个公平的买卖,那么这个等着云雀落下的梧桐树将会是哪一株,我们只能等着看……(经济观察报记者赵云)

上一篇:《七夕见与诸孙题乞巧文

下一篇:没有了